鹤岗资讯网

新闻

首页 > 体育 > 乒羽世界 >> 正文

任正非首次对话美国张恩和同志逝世科技大咖 信息量很大!

发稿时间:2019-06-17 16:21:18 来源:百度新闻

来源:21Tech(News-21)

作者:倪雨晴

编辑:刘雪莹

自美国禁令下达以来,华为与外界的沟通也更加开放、透明。在密集的媒体交流之后,6月17日,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又与两位科技界大咖一起在深圳喝咖啡,漫谈科技。

他们分别是《福布斯》著名撰稿人乔治·吉尔德(George Gilder)和美国《连线》杂志专栏作家尼古拉斯·内格罗蓬(Nicholas Negroponte),他们也是数字时代三大思想家中的两位。

对话的两位美国大咖有多厉害?

简单看一下大神们的履历:

内格罗蓬创办了麻省理工学院的媒体实验室,著有畅销书《BeingDigital》(《数字化生存》),也被誉为“天才投资家”,是张朝阳在美国留学时的老师。“计算机不再只和计算有关,它将决定我们的生存。”是他的名言之一。

图片来自:梨视频

吉尔德是美国的投资者,作家,经济学家,也是一位技术和互联网的热心传播者。以他命名的吉尔德定律(Gilder’sLaw)最为知名,也被称为胜利者浪费定律:最为成功的商业运作模式是价格最低的资源将会被尽可能的消耗,以此来保存最昂贵的资源。在蒸汽机出现的时代,因为蒸汽机的成本已经低于当时传统的运输工具马匹,因此聪明的商人开始了蒸汽机的使用。如今最为廉价的资源就电脑及网络宽带资源。

图片来自:梨视频

他们对于数字世界、未来科技都有过非常厉害的预测。

比如,内格罗蓬在20世纪80年代就预测,通过使用无线电波而不是电线或光纤,电话等有线技术将变成无线,并且电视等无线技术将成为有线。吉尔德曾预测,在未来25年,主干网的带宽将每6个月增加一倍,其增长速度超过摩尔定律预测的CPU增长速度的3倍。当带宽变得足够充裕时,上网的代价也会下降。

对话部分重点

在100分钟的交流中,三位人物的对话涉及经济、思想、未来,以下是对话的部分重点:

任正非:“移动通信不是华为发明的,光纤通信不是华为发明的,移动互联网不是华为发明的,只是这些东西我们做得最好,其实华为在社会发明上,对人类的贡献还是小的。我们主要是在工程能力上起到了作用。”

任正非表示,没想到美国打击华为的决心这么强硬,我们甚至不能参加一些组织。不过我们认为这些不会阻止华为前进的步伐。

任正非预计未来两年,公司会减产300亿美金,在未来两年中进行版本的切换与磨合,2021年会重新焕发出勃勃生机。

任正非:华为百分之百是没有后门的,愿意与全世界国家签订无后门协议。华为公司在超过30个国家和地区的服务没有出过问题,证明是安全的。

任正非:华为公司不会在有一些领域里面偶然有一点点领先得意忘形,我们跟社会开放共享的。我们认为这一点来说,世界实行科技脱钩的方法,两家都是受害,不会有哪一家是赢家。

任正非:有可能有一些公司没有我们这么强大,可能就很谨慎的使用美国要素,使用美国的成分,这对美国经济会造成一定伤害。但我们不会,因为我们很坚强,我们是打不死的鸟。 我们将五年内投一千亿美金,对网络这一个架构进行重构。

乔治·吉尔德: 我觉得华为在所有的全球的公司之中,也许华为就是定位最好的一家公司,它能够解决所有的这些问题,可能它就是唯一能够抓住这个机会的。

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如果说贸易协议能达成一致的话,很显然这个不是在于说国家安全的问题,这是在于别的问题。所以,我们这个贸易摩擦也必须要结束,而且我觉得一点肯定会更早结束,而不是更晚解决,我也是为此祈祷。

现场对话

以下是记者整理的现场对话内容:

问:是政治问题还是科技问题?

内格罗蓬:我认为美国目前正在犯一个非常大的错误,应该是说由美国不正当的行为来禁止华为的业务。这种重塑网络的格局,或者说让整个网络崩溃瓦解,让彼此不再互信。这个问题是华为能解决的。

我认为更多的是文化问题,我是代表自己过来这边的,我非常惊讶的是,我们40年前也来过中国,我们也有政治分歧。但我们同意的是,美国在犯错误。我在摩托罗拉做过董事会成员,我们推崇的是开放信息,开放技术。我们不仅仅重视商务、贸易、合作。我们更多的是考虑,人保持开放。我觉得世界应该更多的开展合作,而不是世界领域开展敌对。

任正非:我觉得社会更主要的目的是创造财富,社会要合作共赢。每个国家孤立发展,信息时代是不可能的。以前因为交通等原因,一个国家可以做缝纫机、拖拉机。但信息社会是不可能,赶上文明的需求,更低的成本来感受到新技术的红利。

根本性的问题,人类社会要走向共同合作的发展,经济走向全球化是西方先提出来的,我们认为是非常正确的。但全球化会有波澜,需要各种规则去解决,不是采取极端的方法。科学家有发现,政治家有引导,企业家有创造,全世界共同努力发展。

问:怎么去和美国企业打交道?

任正非:我们过去30年的发展,离不开发达公司对我们的帮助,现在受到挫折,不是他们的本心。是政治家的不同看法。我们会有市场上的竞争、有矛盾。但我们没想到美国打击中国的战略决心这么大,打击我们的面如此的宽泛,不仅是打击零部件供应,不能参与组织,不能和大学合作,甚至不能和有美国成分的部件去连接,我们做公有云的情况下,可能又要去做私有云。

我们以前的想法,没想到这么严重,我们是做了准备,我们就像那架伤痕累累的飞机。心脏和邮箱,没有保护其他部分。我们今明年预计减产300亿美金左右,都在1000亿美元总营收左右,2021年会重新焕发勃勃生机,为人服务。这么多版本的切换,需要磨合,需要时间检验。我们更强大以后,就更不害怕使用美国的零部件,和他们合作。如果没有我们这么强大,就会害怕和美国公司合作,这对美国也是有伤害的,我们很坚强,死不了。

吉尔德:在全球的互联网,智慧城市中,包括安全技术、区块链技术等,这也是创新,是新一代技术所专注的核心之一。我觉得它也必须包含在中心。

问:安全问题?我们有全球标准吗。怎么建立 能不能建立?

内格罗蓬:一开始接触互联网的时候,就开始单打独斗,就认识互联网的人,确实很难想象未来的发展。当时有段时间日本是敌人一样,后面慢慢平息,现在就像中国进入日本时间。现在不一定要有精确的标准,我们如果有方向上的分道扬镳,就

问:华为和美国实验室高等学府合作,现在都被叫停了。对于华为未来的,比如科学技术的盈利有影响吗?

任正非:创造可以分为三种。理论创造、工程创造、市场需求的创造,中国在工程能力上的创造是强的,在理论是弱的,要向西方学习,比如微积分、基础理论的发明。虽然投入很多研发,移动通信、光纤通信、移动互联网不是我们发明的,马车、汽车不是我们发明的。我们在人类发明上还是少的。我们给予很多外部机构很多支持。

我们继续努力,美国大学不让我们合作,还有很多大学可以合作,有一两个大学不合作,是可以理解的,他们不了解我们的,如果更多政治家来看看,可能很多人觉得我们还是茅草棚、大辫子,如果来看看,会觉得我们是好朋友。

达成可信的网络,我们5年内投1000亿美金,对网络架构进行重构,更可信,达到欧洲标准。现在财务受到一定打击,科研投入不会减少。在非洲,极端贫穷的地方,在艾滋病流行的地方,都是华为人在奋斗,我们是为人类服务。我们在理论上没有太多贡献,但我们在人类服务上做贡献。

问:怎么判断安全?

内格罗蓬:是不是开放式的,是不是能够得到加密技术的应用?

任正非:安全问题要分为网络安全和信息安全。

网络安全是不能随意瘫痪,不能出现故障的。65亿人要连接取来,数千万家银行要连接起来,数万家中小企业 大企业要连接起来。我们为30亿人口提供连接,30年在70个国家证明,我们的网络是安全。

信息安全,连接网是管道,里面是油还是水,是运营商提供的。我们是百分之百没有后门的。这些国家要让所有网络运营商都要签,这就比较复杂,很多国家的总统都谈过这个问题。但是可不可以我们先签订,拿出一个范本呢?我们敢于承担这个责任。

内格罗蓬:华为开发了5G等,没法在美国进行发展,我们兴盛的原因,是美国的开放合作,大家当时都说是欧洲的技术“偷来”,才有福特等公司的发展。我觉得这种行为是自杀式的错误,我经常会说,美国政府需要和华为达成协议。

我们不是半导体领域的绝对领导者了,我们没有办法使用半导体的优势去使得中国屈服,目前台湾在半导体是领先的,苹果的CPU都是在台湾生产。像英特尔不再那么有优势,我们已经不在那个时代了。我们要跨过那个想法,去面临挑战,完成目标。

任正非:中国毕竟是后发国家,美国可是100多年来的进步,创新土壤各方面都比较好。美国是上游,但上游的水需要流到下游来。上游没有下游,也会枯竭,会导致发展缓慢,也不符合历史发展的规律。人类社会都是合作共赢的。为什么要走市场经济?市场经济制衡来制衡去,是让其有序发展,不可能完全从0发展,狮子吃兔子,但是成千上百兔子围攻狮子呢?结果就不一定了。

有法律制度宗教的逻辑,社会还有反垄断法,要保持社会的平衡发展。我们不会有领先,就得意忘形,脱钩的话,两边都会受影响。

任正非:在少量问题上遇到挫折,我们也不能恨美国。美国是有一个很漫长的历史,不能因为这个小阶段出了差错,我们就记恨一辈子,那我们只有落后。我们只有向他学习,我们才永远会作为一个行业的领导者存在。

问:任先生说得很有意思,他是说想看历史长远的一面,而不是关注历史的一个片面。我们到底从历史当中能学到什么?

内格罗蓬:这就是森林生存法则,其实我们可以看不同的技术,而且有些技术是由美国所发明的,这些技术去到了其它地区,我们可能没有工业或者说和商业的能力去开发这些技术。

我可以给你两个案子,一个就是液晶面板。在1970年的时候,其实当时就开始兴起了平板液晶面板的发明,这个技术逐渐去到日本,后来去到其它地方开始发展。

另外一个技术,可能之前就有了录影带,当时人们发明了录像,美国也没有发展这个技术,这个其实和通信行业的技术是非常相似的,政府对于我们实验室的资助,在20年前就停止了,而人们对于通信行业的发展去到了其它国家,没有在美国发展,而去到了欧洲,在诺基亚,在中国的华为,不再在美国进行发展了。

乔治·吉尔德:我觉得任先生表现得如此充满信心是合情合理的。我想说,你看,他的立场优越,有这么大的一家公司,那么多员工,而且还专注于未来技术。如果说继续脱节下去的话,受损害的其实将会美国。

美国禁令后的华为

华为一直十分推崇“一杯咖啡吸收宇宙能量”,这个带有哲学和物理学意味的理念,代表着华为的开放姿态。不论身处街角的咖啡馆,还是虚拟的云咖啡馆,开放的思想交流和智慧碰撞不限场景,不分国界。

而此次企业家和思想家的对谈和交流,在记者看来,有助于让美国大众、乃至全球大众更了解华为。之前的交流,是让每个精英了解华为是谁,但是继续国际化,就需要让社会各界了解华为。三位思想领袖的智慧交锋,将广为传播,也会促进中国和美国双方对华为、对数字世界、以及对彼此的理解。

华为的产品连接了千家万户,但很多人并不了解真正的华为,年营收越过1000亿美元的华为自身仍在继续变革、进化。可以看到,任正非走向台前变得越来越常态化,华为公司揭下神秘的面纱,飞入寻常百姓家。

面对压力,身处特殊阶段的华为越来越开放,而开放也正是华为创新、华为走向世界级企业的基础。任正非曾说:“一杯咖啡吸收宇宙能量,并不是咖啡因有什么神奇作用。而是利用西方的一些习惯,表述开放、沟通与交流……形式不重要,重要的是精神的神交……我强调公司要开放,见识比知识还重要,交流常常会使你获得一些启发。”

在与全球思想家的谈笑风生中,我们看不出任正非心底的波澜。距离5月16日的美国禁令已经过去一个月,有华为内部员工告诉21Tech记者,这段时间多加班了,但最直接影响的还是和美国有业务的部门。也有员工表示,这样的机会很难得,关键时刻都有家国情怀。整体来看,大家都在按部就班地进行日常工作。

如今,任正非和两位思想家再次向外传达出冷静、理性的声音。

点击进入专题:

责任编辑: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人才招聘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订阅手机青年报

鹤岗资讯网 版权所有:中国青年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3号 京|ICP备113号-17 京公网安备1137246